文化掠影

  • 2016-0201

    车窗

坐上回家的大巴,环视车厢,发现过半乘客在望着车窗。大概习惯两地奔波的人,多少会对车窗有所依赖。  

车未启动,车窗映着关于沿途风光的记忆。想起某次清晨之旅,远处群山笼罩在岚烟的轻纱里,成群白鸭沐浴着村塘粼粼的波光,沿路电线溜过和弦般柔和的稻田,使人心驰神荡。想起在夕阳沉没、霞光漫天的时分,透过车窗窥见那一勺勺的夜从穹顶淋下,像化散开的紫色糖浆;那密密匝匝的车灯划拉着城市的霓虹,“一夜鱼龙舞”之盛状,叫人顾盼流连。    

引擎响动,车辆加速。大巴倏忽驶离了人群往来的地方,如幕间暗转。流动摊、天桥、商铺、酒店……浮光掠影层叠不断地纠缠。直到开上高速,景色才显出远近分明的两层。远处城镇,像一座孕育几何体的森林;近处行道树,被拆成水平线飞动着。眼睛追不上车速,景物于是变得模糊,而在疾驰的时代里,在对远方的憧憬中,假如灵魂没跟上生活的速度,是否感受力也会变得迟钝呢?眼前静默不语的车窗,随着天色转暗。    

行程将了,隐约可见家旁酒店。几年来,同样的路也不知来回多少遍,车窗外风景随遇随缘,每见不同。既有所得,概也有所失。或许不知何时,就错过一朵有趣的云、一群飞跃的麻雀或一座光照恰好的村庄。如果说,人生就像一场旅行,那么无从追究错过的,我们唯有好好珍惜遇见的。奔驰在时间的柏油路面上,最忌浪费生命的风光。请别忽略“心”这扇车窗,否则到终点时,难免留有语焉不详的遗憾。    

到站了,乘客们陆续下车,一副副疲惫面孔在车窗上缓缓移动,只有三两张稚嫩的脸还在恋恋不舍地盯着车窗。不仅我们对于旅程的好奇心、耐心随年龄衰减了,而且随着交通方式的拓展,旅途本身的质感也变化了。坐上轻轨、高铁,快则快矣,但仿佛使人失去了对远方的敬畏与期待,更疏离了那种穿街过巷的生活气息。而在地铁通勤路上,漆黑车窗映出的黯淡群像,反复地被间歇出现的光点击溃,复原,不适得让人只好埋头手机里。    有人说过,“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”窃以为此言差矣:“眼前的苟且” 亦不可辜负,它终究会成为“诗和远方”。再望望那车窗吧,别忘了那赏心悦目的自然风光、触人心扉的社会片段以及浮跃于生存之上的美丽遐想。

图/文:广州粤运交通运输有限公司/王洋